科运橡塑”主营产品:橡胶止水带橡胶止水条钢边止水带钢板止水带中埋式橡胶止水带背贴式橡胶止水带,采购热线:151-3082-8567

科运橡塑

网站首页 > 技术文档 > 技术支持

制品型遇水膨胀止水条产品执行GB/T18173.3-2002标准

2018-07-20 16:40:56 科运橡塑 阅读

制品型遇水膨胀止水条产品执行GB/T18173.3-2002标准151-3082-8567

遇水膨胀止水条产品执行GB/T18173.3-2002标准的各项要求。遇水膨胀止水条又称PZ制品型遇水膨胀止水条。它是一种既有一般橡胶制品的性能,又有遇水自行膨胀性能的新型防水材料。止水、防水效果比一般橡胶止水条更为可靠。

制品型遇水膨胀止水条具有以下特点:

在橡胶遇水后会产生至少2-5倍的膨胀变形,并充满接缝的所有不规则表面,空穴及间隙,同时产生巨大的接触压力,彻底防止渗漏;当接缝或施工缝发生位移,造成间隙超出材料弹性范围时,普通型橡胶止水材料则失去止水作用,而该产品还可以通过吸水膨胀来止水。使用遇水膨胀橡胶作为堵漏密封止水材料,不仅用量节能,而且还可以消除一般弹性材料因过大压缩而引起弹性疲劳的特点,使防水效果更可靠,耐水性、耐化学性能和耐老化性能良好。它主要应用与盾构施工法现砌接缝防水,建筑物变形缝,施工缝用止水带以及金属构件,混凝土预制构件接缝防水。制品型遇水膨胀止水条安装在混凝土的浇注是根据工程需要而逐步进行的,先后浇注的混凝土凝固后中间形成了界面,称为施工缝或称工作缝。施工缝是土木地下工程防水的一个薄弱环节,也是影响地下工程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过去施工缝的密封止水采用的传统方法多为钢板、橡胶或塑料止水带等被动式的止水材料来止水。这些材料虽然具有良好的力学性能,但只是通过延长渗水线路,增大渗水阻力来达到防水的目的。混凝土浇注凝固后会产生自身的收缩,而凝固后的混凝土构筑物又有热胀冷缩的运动性能,它与这类防水密封材料的热胀冷缩又不可能达到一致,所以浇注后的混凝土与该类止水材料又可能产生新的缝隙,因此要想解决先后浇注的混凝土产生的缝隙,同时还必须解决混凝土与止水材料之间产生的缝隙,显然是很困难的。同时该类止水材料在施工中定位困难,钢板易下沉移位,橡胶、塑料止水带易倒伏,接头连接处理麻烦等这些都造成了施工难度增大,发生再渗漏的可能性增多,且价格较高等因素,都是传统止水材料的缺陷。上个世级,我们发现了普通型橡胶止水带,止水条也称膨润土止水条,BW的意思就是膨润土止水(Bentonite waterstops)。BW普通型止水条的诞生,把从传统的被动止水带入了主动的以水止水的时代。该止水条膨胀率高,封堵、阻隔渗漏水源,并与混凝土有很好的亲合力,实现以水止水、主动止水。该止水条平衡自愈功能好,移动补偿性强,可自行封堵微小型裂缝和孔隙。由于它重量轻,可塑性好,安装方便,无毒、无腐蚀,在约束条件下使用无老化的外部条件,具有永久止水的效果,是理想的替代被动止水材料的环保型材料。随着工程建设需求,工程对止水条的要求越来越高,而普通止水条遇水膨胀速度快,在自由状态下遇水后膨胀容易开裂解体,垂直界面安装时容易下垂脱落,特别是在南方地区春夏雨季及工程的养护水,往往会出现止水条遇水后提前膨胀而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我公司针对上述BW普通型止水条的不足于九六年研制开发了BW96型缓膨胀止水条,BW96型缓膨胀止水条的诞生,基本解决了这一难题。BW96型缓膨胀止水条采用的是放射化学技术,使其止水条的的橡胶分子由线型结构经辐照交联后改变为网状结构,根据辐照剂量分配,使其止水条遇水膨胀的膨胀速度可控,来达到按时段需求的缓膨胀。BW96缓

制品型遇水膨胀止水条产品执行GB/T18173.3-2002标准151-3082-8567

膨胀型止水条的研制开发解决了非硫化BW系列遇水膨胀止水条因膨胀速度快,安装在施工界面上后,未及时浇筑下一道混凝土,遇雨水或其它水就提前膨胀出现龟裂、解体等问题,同时也解决了非硫化系列止水条不适应水利工程高流速、强冲蚀的要求。BW96缓膨胀型止水条膨胀后整体性好、不解体、抗冲刷、压缩反弹性好、膨胀速度缓慢、抗水压能力强,有一定自粘性,特别适合垂直界面的安装。经近八年来众多的大工程、重点工程以及民用建筑工程的使用后,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2000年后国家部委先后颁布实施了《高分子防水材料第3部分 遇水膨胀橡胶》国家标准、《地下工程防水技术规范》和《地下工程防水质量验收规范》及《膨润土橡胶遇水膨胀止水条》行业标准,使BW止水条在土木地下工程的应用,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认可,但是由于上述标准的尺度不统一,产品标准与工程规范的不协调以及市场不规范,无序竞争、以次充优,和一些施工企业只要价格低廉,不讲质量,造成了人们对该产品的担忧。结合工程实际,提出以下几点看法与大家商榷。GB/T 18173.3—2002 《高分子防水材料 第3部分 遇水膨胀橡胶》标准中提出的腻子型止水条的性能指标,只考虑了止水条本身有膨胀性能,而未考虑土木工程现场管理的实际情况就提出了止水条膨胀倍率不小于150%、220%的指标。单从这个指标来看,有膨胀的性能,实际工程中,特别是结合规范“7d的膨胀率不大于最终膨胀率的60%”来要求,就满足不了工程的需要。通过我公司前期的测量观察PN—150、PN—220实际上膨胀系数很小,而实际的工程现场浇注的混凝土界面的质量公差远远大于此膨胀的系数,很难满足止水的需要。

地铁地下工程防水构造防水技术探讨分析如下,在地铁防水工程中,由于细部构造的防水效果决定整个工程的防水质量。选择合理的防水方案、采取正确的施工工艺, 是确保细部构造防水质量的关键。通过 总结 北京地铁五号线、十号线、四号线和奥运支线工程的防水经验, 对 目前 地下防水工程中存在的一些误区和通病提出笔者的观点, 希望对今后地下防水工程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 预留通道接头; 渗漏; 施工缝; 变形缝; 止水带; 止水条; 注浆管北京地铁、地下防水工程中,

按照《地铁设计规范》和《地下工程防水技术规范》的要求, 均采用了“以防为主、刚柔结合、多道设防、因地制宜、综合治理”的原则, 即主体结构采用补偿收缩防水混凝土进行结构自防水, 在结构的迎水面设置柔性全包防水层, 并对变形缝、施工缝、穿墙管等特殊部位采取了多道加强措施。通过对已经基本完成土建工程的地铁五号线、奥运支线以及正在建设中的十号线、四号线防水质量的现场调研, 发现整体防水质量均比较理想, 但在车站主体结构与通道接头部位的渗漏水却比较普遍, 这也是大多数地铁防水工程中的通病。预留通道接头部位包括施工缝和变形缝, 均属于地下防水工程的关键部位, 因此本文仅对预留通道接头部位的防水设计与施工以及如何避免出现这类 问题 进行专门论述。

对于预留通道接头防水的两种主要形式

地铁工程由于其特殊的使用要求, 需要设置出入口通道、通风道、换乘通道以及区间隧道等, 因此每个地下车站最少需要设置不少于 8 个预留通道的接头。而一般地下车站主体结构先于通道施工, 因此在施做车站主体结构时需要预留出通道的接头, 防水层也要在这些接头部位进行甩茬处理。通过现场调研, 接头部位出现渗漏水的通道数量约占全部通道数量的50%左右, 且这些部位进行堵漏维修后, 反复出现渗漏的概率也较大。北京地铁明挖车站的土建施工大多采用桩支护明挖法施工, 主体结构与通道主要采用两种接头形式, 见图 1和图 2 所示。其中, 图 1 所示是通道与车站主体结构以施工缝作为接头, 并在距施工缝约 0.8~1.2 m 左右设置一道变形缝, 变形缝与施工缝之间的结构单独浇筑; 图 2 所示是车站主体结构连续浇筑至通道第一道变形缝处, 变形缝与车站主体结构之间不设置施工缝。这两种结构形式中, 以图 1 所示的接头做法较多。

对于橡胶止水带的施工缝接头时应注意的问题

橡胶止水带接头做法时, 后期通道土方开挖完毕后, 作业面宽松, 变形缝止水带安装定位质量比较容易得到保证, 柔性外包防水层的铺贴作业也能够连续进行, 确保了外包防水层的连续性。因此笔者认为采取图 1 的做法更为合理, 能够充分满足结构部位的防水质量。但采取这种做法时, 应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对防水层的甩茬采取合理的保护措施

车站主体结构分段浇筑至通道开孔部位时, 应对防水层的甩茬采取合理的保护措施。编制五号线防水方案时, 未能充分考虑到破除支护桩时的风镐和烧断桩内钢筋的作业对防水层的破坏程度, 采用了厚度为 0.8 ̄1.0mm 的铁皮板对防水层的甩茬部位进行保护(见图 3 所示)。围护桩破除完毕后, 多数防水层的甩茬和铁皮板同时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个别部位甚至无法完成有效的搭接过渡, 只能采取刚柔过渡等其他 方法 进行补救, 这些对防水层的连续性带来了不利 影响 。发现这些问题后, 通过及时总结经验与教训,同时 参考 了雍和宫站的防水保护做法, 取消铁皮板改为采用厚度不小于 10 mm 的复合板进行保护, 同时对破除支护桩的施工顺序进行了规定。这样即使在破桩过程中风镐凿到保护板上, 由于复合板具有较大的弹性和硬度, 不易破裂, 也不会直接对防水层造成机械破坏; 同时复合板又具有较好的隔热性能, 烧断钢筋时, 透过保护板的热量不会烫坏防水层。为了让保护板在破桩完毕后能够顺利抽出, 不对防水层造成破坏, 设置保护板时应注意保护板外边缘距破桩洞口的距离宜为 30~50 mm, 并在此范围内不得用钉子进行固定, 否则保护板无法顺利抽出, 会对后续防水层的接茬带来不利影响。经过实践检验, 这种做法能够很好地保证防水层甩茬的完整性。

选择正确的防水层接茬施工方法

洞口支护桩凿除完毕并经基层处理后, 车站侧墙防水层与通道外包防水层应进行搭接过渡, 即需要进行防水层的接茬施工。为确保通道顶板防水层的防水效果, 顶板防水层需要采用“外防外贴”法与结构外表面密贴铺设, 因此在破桩时, 通道顶板以上支护桩的破除高度至少应比通道顶板高出 50 cm, 才能满足顶板防水层的施工要求。而侧墙和底板防水层均采用“外防内贴”法铺设, 其接茬一般采用两种做法, 暂且称为内翻法和外翻法。

①内翻法: 就是将车站侧墙防水层翻至通道内侧, 并与通道侧墙和底板防水层形成搭接过渡的做法, 这也是地铁工程中采用的主要方法。这种做法中,车站侧墙防水层在直线段的翻转比较容易, 且能够保证防水层的连续性。但通道端头底板两侧的双阳角部位的防水层翻转操作比较困难, 翻转时不可避免地需要对角部进行裁剪, 裁开时不能裁至角底, 否则很难对角顶进行密封处理; 而若裁开过小, 又无法将防水层完全翻至通道内。现场多次实践证明, 即使在裁开部位施做防水加强层或采用密封胶密封等措施, 也不易满足防水层的整体防水要求, 个别部位甚至在结构未浇筑前就开始出现渗漏水。这也是通道接头施工缝和变形缝容易出现渗漏的主要原因之一。

②外翻法: 即车站侧墙防水层不动, 将通道底板和侧墙防水层翻至车站侧墙遇水膨胀橡胶止水带层外表面进行过渡连接的方法(见图 4 所示)。采用这种做法时, 需要提前确定扩孔范围并设置相应宽度的复合保护板, 并避免凿桩时对扩孔段防水层造成破坏。这种做法因凿桩时局部范围需要扩大、工程量相应增大等原因, 现场一般较少采用。但从图 4 中可以看出, 由于甩茬宽度较大, 搭接宽度满足要求, 角部防水加强层操作简便, 因此很容易满足接头环向防水层的连续性和密封性要求。不过, 采取这种做法时, 底板部位的防水层接茬施工完毕后, 应立即浇筑凹坑部位的细石混凝土保护层, 避免此部位出现积水。由于侧墙扩孔段的结构外侧钢筋与侧墙防水层间距较大, 采取临时保护措施比较简单, 后续工程很难对环向搭接部位的防水层造成破坏。因此采用这种方法时, 只要现场认真操作,接茬部位出现渗漏水的概率很小, 也是一种值得推广的方法。2.3 制定周密的施工缝防水方案采用图 1 的接头做法, 在主体结构与通道结构之间增加了一道环向施工缝。这道施工缝是地铁工程中比较容易出现渗漏水的部位, 也是采取这种接头形式不利的一个方面。因此在设计过程中, 应该制定周密的施工缝防水方案。

地铁防水是世界难题一直困扰地铁工程建设,为此,一代又一代的专家学者在地铁结构防水系统工程上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探索、实践和总结。在这里作为止水带专业生产企业,为国内的众多地铁提供了大量止水带产品,比如深圳地铁则在吸取了国内外地铁科研、设计、施工的经验教训基础上,闯出了自己的路子,实践证明,它为地铁结构防水作出了重要贡献。

对于深圳地铁进行设计时针对腐蚀性地下水,从方案设计开始,就十分重视结构防水系统设计。曾组织了不同学派、不同观点的专家云集深圳,各抒己见,献计献策。其中有治标的、治本的、也有纯理论方案。我们还搜集和整理了国内外近50年来地铁及地下工程结构的各种不同防水方案,其中:有主张全包柔性防水层、有倾向半包柔性防水层、有潜心研究防水材料、有专门攻克防水工艺、有擅长防水混凝土的各派专家的各种方案。我们也曾走过了一段弯路,把注意力集中在防水材料上,对全国目前使用的防水材料进行了普查,从低档到高档橡胶止水带、从国产到进口的、价格从25元/m2到120元/m2;对众多止水材材料进行了认真研究,为此也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然而,解决了材料的质量而解决不了施工工艺,即优良环境下的高级材料实验、恶劣环境下的低级质量施工;理想完善的防水方案、现实缺陷的防水效果,总是无法实现设计意图,达不到较理想的防水效果。为此我们组织了以清华大学为科技支撑,港创建材有限公司为基地,深圳地铁工程为依托的科研课题,在抗渗、抗裂高性能混凝土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

地铁结构防水根本在于“混凝土结构自防水”地铁结构防水须从源头抓起,从设计理念做起。防水设计原则是地铁结构设计的基本出发点。各地的防水设计原则为:上海地铁“以防为主,多道设防,因地制宜,综合治理,防排结合”;广州地铁“以防为主,防排结合,多道设防,刚柔并进”;深圳地铁“以防为主,防排结合,刚柔相济,多道防线,因地制宜,综合治理”;香港地铁:“以混凝土自防水为主,防排结合”。从中可以看出只有香港地铁明确指出“以混凝土自防水为主”强调结构自防为本,其他城市地铁均偏离了防水之本。在实际工程中,往往重防水材料,轻防水混凝土,造成大量投资浪费。

深圳地铁在长达一年多的方案设计论证中。通过数十次专题技术研讨会,终于基本达成共识:地铁工程结构防水的根本在于“钢筋混凝土结构自防水”,这是其他任何防水措施都无法替代的。经过大量的现场实验,无论是采用全包防水还是采用局部防水,其最终防水效果都取决于混凝土自身的防渗、抗裂质量。因此,应当树立以混凝土自防水为防水之本的设计理念,确保防水混凝土达到规定的密实性、抗渗性和抗裂性,才能有效地防水、防腐,从而提高耐久性。

对于混凝土实际强度偏高是结构防水效果不良的主要原因 一提到混凝土质量,人们自然想到的重点是如何提高强度指标和抗渗指标。造成这一概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受到《规范》的制约,以及防水混凝土检测标准不科学等因素的影响。实际上这是一个误区,因为强度、抗渗标号越高,越容易开裂。在C30S8防水混凝土施工中,经常出现“指标”达标,但防水效果却不达标的现象。由于重视“强度指标”、“抗渗指标”而无抗裂检测标准和手段,以及设计单位片面追求高强度和高抗渗,应考虑混凝土的抗裂强度。因此,正确的概念应当是如何提高防水混凝土的抗裂性。大量实践证明,要解决地下结构防水、防腐,必须彻底解决裂缝问题。否则一旦开裂,结构的抗渗、防腐、耐久性都成为空话。

混凝土实际强度偏高是造成地下结构防水混凝土出现规律性开裂的主要原因,在深圳地铁部分出现开裂的车站中,对主体结构C30S8防水混凝土实际强度的不完全统计发现:试块强度代表值介于54.8--60.0MPa之间,达到设计标准强度的183%~200%。C30S8混凝土的实际平均强度为标准强度的190%,严重超强,详见表1。

1)利用橡胶止水带中橡胶与水化学反应特性

结构混凝土或防水材料中的化学成分与水等外界物质发生化学反应,生成体积较大的新成分,逐渐沉积于材料裂缝位置,填充微小裂纹空隙,从而达到堵塞渗水通道的目的。混凝土裂缝的自愈现象是混凝土中的化学成分与水、空气发生化学反应,自动堵塞裂缝渗水的例子,其原理是混凝土裂缝处的CaO与水化合形成Ca(OH)2,游离的Ca(OH)2溶解于水,并沿裂缝向洞内浸出,与洞内空气中的CO2发生反应,形成体积较大的CaCO3白色沉淀物;CaCO3白色沉淀物在裂缝内部则封闭裂缝,在结构表面则形成白色斑痕。当裂缝宽度在0.1~0.2mm左右,水头压力不大(水头15~20m)时,容易出现自愈现象,结构渗漏随时间而逐渐减缓直至全部自封。当外水压力大或裂缝宽度超过0.2~0.3mm时,裂缝渗漏量会逐渐加大,乃至发展为严重渗漏水,因此此类裂缝一般不会自愈。

2、利用BW带注浆管膨胀止水条的遇水膨胀特性

BW带注浆管膨胀止水条的遇水膨胀特性是指材料中含有吸水性物质,遇水后能吸收周围的水分,使体积明显胀大,从而达到挤压裂缝空隙、堵塞渗水通道的目的。遇水膨胀是该类材料的一种物理属性,常见的遇水膨胀橡胶就是这种材料,通常用于制作止水条及止水带。以BW型止水条为例,它是以橡胶、无机及有机吸水材料、高粘性树脂等十余种材料经密炼、混炼、挤制而成,断面为四方形的条状自粘性遇水膨胀型止水条。该材料依靠自身的粘性直接粘贴在混凝土施工缝界面,遇水后会逐渐膨胀,一方面堵塞可能存在的毛细孔隙,另一方面使其与混凝土界面的接触更加紧密,从而产生较大的抗水能力,具有优良的阻水抗渗性能。BW型止水条的膨胀率最高可达300%~500%,膨胀时间在1~4h,因此,要保证该类止水材料在施工前与水隔离,裂缝张开量不能超出材料的膨胀范围。还如,膨润土防水板中的膨润土具有强大的膨胀力,遇水后会自动追寻缝隙,填补这些缝隙,使混凝土的密实性得到提高。由于和水分接触,膨润土颗粒迅速膨胀到原来大小的10~15倍,形成一层凝胶状态的不透水层。当施工、地震等因素影响使结构位移,造成膨润土板移动或断裂时,新暴露出来的膨润土也能由于水的作用而形成一层新的防水凝胶层。这种在地下闭合环境里形成的薄膜状防水凝胶层,具有粘胶特性,在地下构筑物外壁面的缝隙中发挥永久的自封能力,不因时间推移而失效。

3、利用材料较大的断裂延伸特性

从断裂延伸率的定义可以看出,防水材料的断裂延伸率越大,对建筑物基层裂缝的变形适应能力越强。对于塑料防水板材,铺挂施工时,由于支护面的不规则,断裂延伸率必须具有足够的富余量。对于粘附于基层上的喷涂类防水材料,当底材发生裂纹时,覆盖在底材上的防水层可以随同裂纹扩展一起伸长而不断裂,此种伸长称为零档伸长,它是构成材料动态防水性能的重要因素。零档伸长也可称为耐龟裂性或抗裂性。零档伸长和防水层的某些特征参数存在如下关系[1]:式中:L———零档伸长(cm);RS———防水层的伸长能力;d———防水层的厚度;TS———防水层对底材的剪切粘结力。其中:式中:σ———防水层的抗拉强度;E———防水层的延率;Em———防水层的断裂伸长率。

从式(1)可以看出,防水层越厚,弹性(伸长能力)越大,零档伸长就越大。相反,粘结强度越大,零档伸长就越小。对喷涂类防水材料,要取得较好的动态防水性能,一方面,在防水层厚度一定的条件下,必须选择那些弹性(拉伸强度和延伸率)好、粘结强度小、耐久性佳的材料;另一方面,在材料选定的情况下,可适当提高防水材料的施工厚度。当然,粘结强度的降低是在保证防水材料与基面的有效粘附条件下的降低。

4、BW遇水膨胀橡胶止水条可以利用微细材料的渗入特性

利用BW遇水膨胀橡胶止水条防水材料的渗入特性是利用防水材料中的微细成分,以水为载体向混凝土内部渗透,在混凝土中形成不溶于水的结晶体,填塞毛细孔道,从而使混凝土致密防水。水泥基渗透结晶型防水材料是此类材料的典型代表,它是由水泥、石英砂、活性化学物质等材料组成的白色或灰色粉末状材料,在水的引导下,以水为载体,借助强有力的渗透性,在混凝土微孔及毛细管中进行传输、充盈,发生物化反应,形成不溶于水的枝蔓状结晶体,其结晶体与混凝土结构结合成封闭式的防水层整体,能堵塞来自任何方向的水流及其他液体侵蚀,其产品分为涂料型和防水剂两大类。水泥基渗透结晶型防水涂料是一种粉状材料,经与水拌和可配成刷涂或喷涂在水泥混凝土基面的浆料,亦可将其以干粉撒覆并压入未完全凝固的水泥混凝土表面;水泥基渗透结晶型防水剂则是一种掺入混凝土内部使用的粉状材料。

有试验表明,水泥基渗透结晶防水材料能长期承受强水压。在50mm厚的混凝土试件上涂刷两层水泥基渗透结晶防水材料,即可承受高达123.4m的水头压力(1.2MPa);将试件放置在户外半年,其渗透深度可达10~15cm左右,且渗透深度会随时间而逐渐增大;另外,如后期产生新的裂缝,此类材料中的催化剂遇水可激活内部呈休眠状态的活性物质,产生新的结晶体将缝隙堵塞,对小于0.4mm的裂缝都可自我修复。

(5)利用止水条的特殊结构性能

通过对防水材料的结构形式进行特殊设计,可消除外部环境对防水材料的不利影响,最大限度地发挥材料的防水功能。例如,可排水型复合橡胶止水带解决了现有内置式止水带存在的两点不足:一是不具备排水卸压能力,即当地下水从围岩渗入衬砌三缝并遇止水带阻碍时,渗水沿缝下渗较难,使止水带外侧水压增加而导致渗水绕止水带渗漏;二是混凝土凝结硬化过程中会出现一定的干缩,使止水带与其周围混凝土结合不够密实,容易造成渗水沿止水带与混凝土的界面渗出。可排水型复合橡胶止水带能通过自身带有的排水通道排水降压,并通过遇水膨胀橡胶条提高止水带与混凝土界面的抗渗能力,真正做到隧道堵排结合、无压防水。

北京地铁13号加装“止水带防水闸板”,近日根据今天可能下大到暴雨的天气预报,北京地铁公司昨天全面部署防汛应急保障工作。为防止降雨时雨水倒灌进地铁车站,北京地铁公司所辖163多个车站都配备了可移动式橡胶止水带防水闸板。

这次北就地铁使用是就是我公司的橡胶止水带防水闸板可以安装在地铁的进站口,由工作人员根据天气情况随时加装,安装时插入门口的插槽内即可,非常方便。以往,地铁为防止雨水倒灌,会在进站口砌出一个20厘米左右高的水泥门槛。水泥门槛不下雨时也无法撤走,既不美观也影响乘客行走。

我们在五道口经海路站看到,站区员工提前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积极应对降雨天气,确保乘客乘车安全。针对极端天气的变化,站区加强“雨前、雨中、雨后”三项检查制度,发现险情及时抢险,确保运营设备设施安全。雨前,车站密切注意出入口雨水倒灌问题,及时采取加装防水闸板、防汛沙袋等防汛设施。雨中,车站员工为未带伞乘客发放一次性雨衣并对车站站台及出入口积水及时清扫。具有地铁防汛值班工作已于9月1日零时开始,各单位在汛期保证有专人、专线电话值班,明确防汛值班要求,提前做好准备,做好防汛信息报送工作。


标签:   制品型遇水膨胀止水条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0 www.MetInfo.cn